当溥仪遇上投影

文章来源:中国投影网  更新时间:2016-08-09     

 

  爱新觉罗•溥仪(19061967 清朝末代皇帝(宣统皇帝),190627日(清三十二年正月十四)生于北京。满族。醇亲王载沣之了。19081114月光绪帝载湉病死,慈禧太后患病不起,立三岁的傅仪为嗣皇帝,授较沣为摄政王,年号“宣统”。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登基不满三年的溥仪由隆裕太后于212日代行颁布《退位诏书》。根据清室退位优待条件规定,不废帝号,仍居官禁。191771 日,傅仪在紫禁城召见张勋,接受他的奏请,复辟帝制,恢复宣统年号,但只做了十二天皇帝,随着张勋的失败而被迫退位(见张勋复辟)。1924年冯玉祥等发动北京政变后,摄政内阁决定修正清室优待年件,废除皇帝称号并将其驱逐出宫。溥仪先搬进原醇王府,不久逃入日本公使馆。19252月由日本便衣警察护送到天津日租界,继续进行复辟活动。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在侵华日军的策划下潜往东北。次年3月,当上伪满洲国执政,19343月又改称伪满洲帝国皇帝,改元“康德”。博仪于19354月和19406月,以伪满洲国皇帝的身分,先后两次访问日本。抗日战争胜利后,溥仪于1945817日逃往日本途中被苏军俘获,押到西伯利亚,在集中营里关押五年。19508月,溥仪与其他伪满洲国战犯一起,被苏联政府移交给中国政府,其后在哈尔滨和抚顺两个战犯管理所关押十年。1959124日,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根据特赦令予以释放。后任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专员,1964年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19671017日在北京病逝。著有《我的前半生》。  

  自古以来,游玩、观赏等娱乐活动都为帝王贵戚所热衷,且是他们必不可少的生活情趣之一。为能尽兴娱乐,他们不惜耗费大量资金修建各种娱乐场所,即使最贤明的皇帝如乾隆,也曾七次下江南,并将江南秀美的园林风光移植在紫禁城中。就连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仪也多多少少承袭了其祖先的习俗遗风,同时,他还对具有洋味色彩的娱乐活动如网球、高尔夫球等着迷一时。

 

溥仪与电影的不解之缘

 

  当溥仪26岁以满康德皇帝的身份栖居在伪满宫廷这座院落里时,为了尽量满足他在生活上的享受,日本关东军授意在伪皇宫为他修建各种娱乐场所。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电影院,溥仪的后半生有一段时间是在电影中度过的,作为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皇帝,他本身就有很多未解之迷,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有一部分居然与投影有关。

 

  1896811日(光绪22年),一位法国游客在上海徐园的茶楼“又一村”放映了一部短片,这是电影第一次在中国放映。和在国外放映的情形相同,这部电影是穿插在“戏法”、“烟火”等游艺节目中放映的;放映地点也和世界上第一次电影放映有着某种相似之处——后者是在巴黎的一家咖啡馆1897-1898年,来自美国、俄罗斯、意大利以及葡萄牙的几位商人先后在天华茶园、奇园、同庆茶园、升平茶楼、跑冰场等地点进行商业电影放映,使电影在这个东方大都会渐成气候。中国人自己放电影是1903年在北京。中国商人林祝三从欧美回国,携带放映机和影片,在打磨厂乐天茶园放映电影,这是中国人从国外自运电影在国内放映的开始。此后,在北京前门外的大栅栏大观楼戏院、西单市场内的文明茶园、东安市场内的吉祥戏院、西城新丰市场里的和声戏院,相继都有电影放映。 这是电影初到中国时的一个缩影,1904年慈禧太后70大寿,在宫内举行祝寿庆典。当时的英国驻北京公使埃•萨托爵士敬献一架电影放映机和数套影片作为贺礼,并当场开机放映。没想到放到第三本时,放映机突然爆炸,轰然巨响把慈禧太后吓了一跳,她认为这是不祥之兆,便颁发了一道谕令:“紫禁城内,禁放电影。”从此宫内不再放映电影。事隔一年,出国考察的大臣端方回国也带回一架电影放映机和数套影片。1906年,他在宴请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时“演电影自娱”,还令“何朝桦通判作说明”。放映中途又发生了放映机爆炸事故,何朝桦等被当场炸死。令人巧合的是就在这一年溥仪出生了,似乎他的出生就和投影有不解之缘,也许这只是一种巧合。

 

 

溥仪与他的电影厅

 

  溥仪是个戏迷,也是个电影迷。在做伪满洲国皇帝时,乏味而单调的宫廷生活,使溥仪的娱乐活动更是离不开电影这个西洋产物了。伪满皇宫最初的电影放映场所只是设在西花园附近狭小平房内,且设备也很简陋。此后,同德殿的施工终于使溥仪得以选择一个较为宽敞的电影放映场所。这个电影厅设在同德殿叩拜间向北处,面积约 200多平方米。地板由名贵本色红松块拼装而成。墙裙与窗户平齐,上面裱有棕色花纹绢质布料。墙壁纸为咖啡色裱糊,这种幽暗格调有利于清晰显示出银幕画面。银幕位置南面,为白色塑胶面料,上有小眼可透视光线。放映室设在与银幕相对的北墙一个小屋里。天棚吊灯为柱状青铜饰品,华丽耀眼。电影厅除备有一些红革面高背座椅外,还专为溥仪配置了黄色高背沙发座椅,称为宝座。

 

 

  此外,电影厅内还置有一个2米高的云龙图案大屏风,是专为溥仪和李玉琴看电影所用的。据说,按清代宫廷规矩,妃子、贵人是不得无遮挡地出现在官府人员面前的。溥仪毫无例外地沿习这一风俗。因此,每当溥仪和李玉琴看电影时,就用此屏风遮挡他人视线,称为“避官风”。电影厅内还置有一个红色大木柜,被分成许多格子,用来存放电影片。溥仪观看的片子多为日本影片,也有时事纪录片,如《皇帝陛下访日纪录》、《满洲建国节实况》等,当然各种故事片也是必不可少的。放映最多的当属当时大红影星浦克主演的滑稽片和日本名星李香兰主演的影片。观众多为内廷家室人员如溥仪的妹妹、族侄等。但放映员则由日本人担任,但是不管怎么说,电影这一娱乐活动给溥仪沉闷的宫廷生活带来了一丝生气。然而,婉容的悲剧性生活在这时也更为明显地体现出来。据说婉容很喜欢看电影,也愿听戏,但溥仪从未带她到同德殿观看过电影,看来溥仪冷淡婉容的确并非虚言。

 

溥仪的后半生

 

  虽然有慈禧的谕令在前,也有何朝桦之死为鉴,但末代皇帝溥仪后来还是在紫禁城内看电影。1923627日,在电影放映结束后,神武门内建福宫突然起火,大火蔓延,烧了迎春阁、静怡轩、广生楼、中正殿、香云亭等。此次火灾损失十分惨重,仅从火灾废墟中清理出熔化了的金银器物就装了508袋,烧碎的玉器达44箱。当时的太监说是因为放电影引起的火灾,而内务府调查后认为是雷击起火,而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却只字未提失火前看电影之事,原因一是紫禁城内看电影有违祖训,二是他怀疑太监盗宝后趁放电影之际纵火毁灭证据。自此,建福宫花园就沉睡在瓦砾之下长达80年之久。这就是历史有名的“建福宫花园的神秘大火”。

 

 

  据说,溥仪在位期间曾监守自盗,致使大量国宝流失海外,其中的很大一部分是溥仪用装放映机的盒子带出去的。

 

  二战后,溥仪被定为战犯。19508月初被押解回国,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改造,受到了约十年的“革命教育”与“思想改造”。1959124日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的特赦令说:“该犯关押已经满十年。在关押期间,经过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已经有确实改恶从善的表现,符合特赦令第一条的规定,予以释放。”从此,溥仪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19603月,溥仪被分配到北京植物院工作。1964年被调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任资料专员,并担任人民政协第四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溥仪一生结婚四次,娶过五个女人,始终未能留下后代。最后一次婚姻是在1962年与李淑娴溥仪著有自传《我的前半生》,于19644月由群众出版社出版。其独特的富有戏剧性的经历,多次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其中电影《末代皇帝》(The Last Emperor),曾荣获1988年奥斯卡金像奖等众多奖项。

 

  1967年,溥仪因患尿毒症。周恩来总理闻讯,亲自打电话指示政协工作人员,一定要把溥仪的病治好。并将他安排到首都医院进行中西医会诊。在病情最危急时,周总理又指派著名老中医蒲辅周去给他看病,并转达周总理对他的问候。后因医治无效,于19671017日凌晨230分逝世。

 

  也有说法,溥仪因癌症逝世,溥仪的遗体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有关法规火化,而不是他的祖先的遗体所采取的的土葬。火化后骨灰安放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

 

  1980529日,即溥仪去世13年后,中国政府为溥仪举行了追悼会。在1995年的126日,溥仪的遗孀获准将他的骨灰入葬位于清西陵内崇陵(光绪陵)附近的华龙皇家陵园。华龙皇家陵园位于河北省易县清西陵崇陵旁边,距离崇陵后围墙仅200米,华龙陵园是一个由个人经营的商业性的公墓。